巴菲特表示,“我喜欢四季度的股票,但是我更愿意收购一项业务。” 但巴菲特并未透露这项收购为何失败,只说这个公司“存在于这个星球上”。

企业对于尖端技术的钻研攻克令人钦佩,但回到产品的使用逻辑,这样的投入是否真正符合市场需要?则是不容回避的问题。